足足有一分半钟我没得到那台右舷轮机的动力——”
“你这就错了,而且你明知道你错了。威利,你很快就长成大人了。演艺业真的还是你喜欢的行当吗?难道你还没有开始认识到你除了摆弄钢琴之外还有很多的事情可做吗?”
“你这么看?”
“你这是搞的什么鬼名堂,干吗研究这些蓝图?”威利诧异道。
“你这是两个男子汉之间的承诺呢,还是你只想用这话来甜糊我呀,史蒂夫?”
“你这小兔崽子,滚出这一行去,不然我把你踢成罗圈腿。”
“你真行。”凯格斯说。
“你真糊涂,老弟。你从未登上过别的军舰吗?”
“你真会弹钢琴?这我可不知道。在家时,我也爱吹吹萨克斯管。将军要你去,你钢琴肯定弹得很好。以后有时间我也想听你弹弹。”
“你真可恶。”她仔细端详她儿子,确定他那兴高采烈的怪异表情是一种创作的狂热。“你平时是一进家就上床睡觉的。”
“你只要想想就明白了。”奎格气呼呼地说。
“你知道,我们总可以把它作为一个预备方案。”
“你知道的,而你却像个懂事的普林斯顿乖孩子似的在撒谎,”小说家说道。“好啊。那我就向你这位尽心尽力保护‘凯恩号’及美国海军荣誉的乖孩子鞠躬致敬了。”他站起来,拿着他的杯子和碟子向西利克斯牌咖啡壶走去。“你那么做当然很好,但我们要为这艘军舰的安全负责,更不用说是为了我们自己的颈上人头了,而不正视现实绝不是什么明智的态度。”他边说边给自己倒了一杯新鲜的浅棕色热咖啡。“我们大家现在都得面对一个新的事实,孩子们,那就是我们的舰长奎格是个胆小鬼。”
“你知道副舰长为什么要采取这一行动吗?”
“你知道奎格少校已在海上服役多少年了吗?”
“你知道马蒂·鲁宾说什么吗?”
“你知道什么。嘿,‘萨米斯公爵号’又和咱们在一起了?发信号告诉他们‘德·弗里斯向铁公爵致敬’。”
“你知道什么事吗?我现在有个奴隶。真正的奴隶。名字叫马蒂·鲁宾。他竟然从来没听说过《解放宣言》。看见大学教育的优越性了吧!答应我,不要告诉他是林肯解放了奴隶。汤姆·鲁宾大叔。我想没有他我早就死了,或者被送进平民院,有几对父母。哇!这么快就到家了?”
“你知道为什么吗,长官?”
“你知道怎么打开安全阀吗?”威利的尖叫声盖过了四周的嘈杂声。
“你知道这事?”
“你指挥过驱逐扫雷舰吗,长官?”
“你自己看看就知道了。”

最后修改日期:2019年10月4日

作者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