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直接讯问下说出了你不喜欢他的所有原因吗?”
“你怎么都行,玛丽,”乐师满不在乎地说,“时间不是太多啊——”
“你怎么看,威利?我们还有幸存的机会吗?”当威利向旁边挪开一步让基弗先上扶梯时基弗问道。
“你怎么能肯定他不会再犯仓皇失措的错误,葬送‘凯恩号’全体官兵的性命呢?”
“你怎么能证实你说的话呢?”
“你怎么弄到这31瓶——”
“你怎么也猜不着的。坐下,英俊的水兵。”她把威利推到椅子上,自己也坐下,并用手蒙住自己的两眼。“然而,它会造成混乱的,一点小的混乱,我要说明这一点。真让我惊讶——”
“你怎么知道我们能做到?这艘军舰以前曾收回过一个吗?”
“你怎么知道要学什么?”威利对这种勤奋感到吃惊。
“你这个该死的,你是说我在撒谎?我现在告诉你我对着喇叭大声叫喊之前
“你总是能言善辩。老实说,威利,你像这样不知从哪儿突然回来是什么用意?一切都是肮脏的,破碎的,而且已经了结了。它以前是美好的,但是你把它毁了。”
“你最好还是把整个事情再仔细想想。”
“你最好看住你那该死的舌头。”马里克说。
“你最好试一试,伙计。”
“你昨晚睡得好吗?”
“您的状况不好,是吗?”
“您好,爸!”
“您觉得这种颠簸怎么样,长官?”斯蒂尔威尔大声问,他的声音盖过了舰艏冲起的激浪的哗哗的响声。
“您可别有坏的想法。她不是一个轻浮的女子,而且我还没有跟她在一起住过——”
“您瞧,”威利说,“我只想知道我如何才能从这里得到交通工具去追赶‘凯恩号’?”
“您认为我该把他叫醒吗,长官?离吹起床号只有——”
“您如果想看的话,今天上午的往来函电都译好了,长官。”
“您如果愿意把它唱出来,长官,”基弗急切地说,“威利能在顷刻之间把它记下来。”
“您是基弗先生?”
“您是基思先生吗,长官?”
“您是什么意思,舰长?难道您舰上没有现成的可以接替拉比特的合格的人选吗?”

最后修改日期:2019年10月4日

作者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