挥任务的?”
“你是否转了整整一圈,并且切断了你自己的拖绳啊,奎格指挥官?”
“你是揪着他的领子把他抓来的,对不对?干得漂亮。”一个充满讽刺与权威的声音说,接着“凯恩号”的舰长便来到了门口。此人更使威利吃惊。这位舰长绝对是一丝不挂。他一只手里拿着一块救生圈牌肥皂,另一只手拿着一根点燃的香烟。他脸上布满了皱纹,显得既衰老又年轻,头发金黄,一身松弛的白肉。“欢迎你来舰上效力,基思!”
“你是马里克之下职位最高的军官吗?”
“你是吗,梅?”
“你是什么时候开始写舰长的医学日志的?”
“你是什么意思?”
“你是说病人会变得狂乱或迟钝?”
“你是说他的军旅生涯是他的精神障碍的结果?”
“你是未经授权接替他的吗?”
“你是希望我以与舰长的意愿相反的方式处理这艘军舰上的事情吗?”那水兵避而不答。马里克脸色苦恼地看了他好大一会儿,“你从这里到家路上得花多长时间?”
“你是要对我说纠察长看见有人偷东西而不逮捕他,甚至不向我报告吗?”奎格从衣兜里掏出钢球开始转动起来。他脸上愉快的神色在慢慢消退,而病态的皱纹又重新出现了。
“你是要我离开舰桥吗,长官?”
“你是以请一只狗在你椅子旁躺下那种方式请人家的。”
“你是有意接替舰长的职务的吗?”
“你是在借吹口哨壮胆,”基弗说道,“你听说过有哪位精神正常的舰长像他那样草草地临时召开军事法庭的吗?”
“你是在没有正当理由的情况下接替他的吗?”
“你是在约塞米蒂那儿向她求婚的,对不对?”
“你是怎么处罚他们的?”
“你是真想吵架怎么的?”
“你是知道的,我们还是反潜舰。如果过5分钟我们发现了一艘潜艇,处于保险状态的深水炸弹究竟有什么好处?”
“你是值日官。”布雷恩一本正经地说,“有二三十个学员已经知道这件事了。据我所知主任参谋也已从他的窗户里看见了整个事情的经过。”
“你是指控他作伪证吗?”
“你是指什么?”
“你是指转动钢球吗?”
“你是忠诚的军官吗?”
“你说,罗兰在哪儿?”
“你说,佩因特,”威利大声问,“你认为我在舰上可能做什么工作?”

最后修改日期:2019年10月4日

作者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