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为什么认为他适合搞‘凯恩号’的案子呢?”
“你为什么扔染料标识?”
“你为什么要写它?”
“你为什么这么说?”
“你喜欢舰长吗?”
“你下的命令中包括扔标识吗?”
“你现在还仍然那么认为吗?”
“你现在在干什么?你在哪儿?”
“你相信那本日志能证明解除奎格的职务是正确的吗?”
“你想不出办法给它火力支援吗?你努力这样做过吗?”
“你想吃点东西吗?”
“你想过吗,会不会舰上有人复制了冰柜的钥匙呢?”
“你想过他可能精神不正常吗?”
“你想过咱们俩的事了吗?”威利问。
“你想和她结婚吗?”
“你想知道什么?”副舰长停顿了一会儿说,在停顿期间自助餐厅充满了嘈杂声。
“你向舰长指出了这些事态吗?”
“你向她求过婚了吗?”
“你向调查军官讲的那些关于偏执狂的骗人的话是从哪儿来的?”
“你需要钱吗?”
“你学过医学或精神病学吗?”
“你要靠正是你在诽谤的这位军官来确认这种对他侮辱性的诽谤吗?”
“你要是在你接受那个报告之前让我看看就好了。”舰队司令不高兴地说。他是个目光锐利的、瘦小的、上了年纪的人。
“你——要我写个报告,长官。我已经给你写好了——”
“你要向法庭陈述什么?”
“你要知道,朋友,我只读完了中学。我中学毕业时,水果店的日子不好过。有时连我的服装、长筒袜子——和全家人的饭食都成了问题。我曾在一家一毛钱商店和卖橘汁饮料的摊子上干过。我碰过几次狄更斯,站了一整天再去攻他真是难啊。”
“你也认为他精神失常了吗?”
“你也许想看看这一首吧,这首有点不好对付。”她提高嗓门对老板说,“我不脱外套你不介意吧?”
“你一点没说错,他火气可大了。你不写你那该死的小说的时候是不是就不用脑子了?新舰长上任的第一个晚上,你就不能小心一点?”
“你已经给了。我这辈子还从来没有像今天下午这样享受过莫扎特的音乐呢。”

最后修改日期:2019年10月4日

作者

留言

撰写回覆或留言

发布留言必须填写的电子邮件地址不会公开。